昨晚做了噩梦。说实话让我有点害怕。
我梦见朋友生孩子的前一天丈夫出轨,婆婆对她恶语相向,朋友疯了。
无论怎么问她都没有回应我。
孩子出生的那天男人和婆婆甚至把孩子抱走,她身边一个人都没有。
我抱着病床上茫然的友人,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。
我要杀光那家人。

这个梦请务必是反的。

我随时都可以回到以前的样子。

我总是这么对自己说。

变回那个战战兢兢,看起来谦恭且为他人着想,节俭且无欲的我。

随时都可以,唯独这点我是十分确定的。

至少对于现在的我而言,当下的状态是十分舒适的,回到从前或许又会给自己增添无端的压力,或许能够坚持,或许选择死去。

我肯定是怕死的,所以曾经才没有死成。

你真的想变回以前的样子吗?

我这么问自己。

祝大家新年快乐,希望所有人的愿望都能实现,希望大家越来越好www

匿名提问:

紫月认为绘画和诗歌哪一个在表现力上更有优势呢?有很希望通过绘画来表现的内容吗?

零丁以北 回答:

哇这个问题我喜欢。我认为虽然绘画是能够一目了然的,但是诗歌的表现张力更大,如果说绘画的表现范围是一张画布,那么诗歌的表现范围就是每个人所拥有的想象力。这就像月吠里寻找诗歌街的方法一样:请想象你要去的地方。

我希望通过绘画来表现情感,自己的也好他人的也好,最希望能通过绘画来表现“爱”这种东西。

匿名提问:

请问为啥要起名叫零丁以北?感觉好有深意的名字啊

零丁以北 回答:

因为我很喜欢文天祥,他的故乡在吉安,在零丁洋以北。

匿名提问:

吃螺蛳粉会多加的配料是什么?

零丁以北 回答:

葱!还有炸腐竹!腐竹我最喜欢了!

匿名提问:

一个更加失礼的问题……您能不能吹一下月吠的朔先生……!!

零丁以北 回答:

朔是小小的,纯情的,神明一样的存在。虽然说他纯情但他其实是色情的极致——而且这种性别不明的生物或者说双性别的生物,用胡胡的话讲就是梦幻般的存在。多好啊多可爱啊想把它抓起来养在我的小书桌上每天给我写诗!!!!【患者突然胡言乱语】

匿名提问:

请问紫月比较喜欢哪些品种的家养犬呢?

零丁以北 回答:

全部!真的,不分品种。我本来就很喜欢动物而且其实不太在乎品种,无论猫狗鸟龟……基本只要给我从小养起的动物我都喜欢。虽然我自认并不是个好主人……因为自己耐心和精神都很差,也会忍不住对它们发脾气。但动物或者说宠物对我而言是没有品种的,说到底品种是人类给它们分的呀。

匿名提问:

如果能在一天的时间里穿越到月吠的□街,你会做些什么呢?

零丁以北 回答:

我会飞奔去找朔,希望能现场看他发病写诗【三好附体】然后会去找中也,要个有他签名的帽子【x】如果允许我去小说街的话,请让我抱一下龙君……他那么温柔,应该会同意的。

匿名提问:

请问,为什么喜欢孙悟空?似乎不是一般人的喜欢,仿佛有相当吸引紫月太太的地方。

零丁以北 回答:

我很喜欢高三观的角色或者人……一方面是从小被电视剧和动画里的孙悟空形象耳濡目染,另一方面即使知道了原作的猴子很熊【bushi】我依旧很佩服他。佩服他闹天宫的勇气,也佩服他九九八十一难中能直视并不断克服自己的努力。我甚至也觉得最后他成为了【斗战圣佛】也是如来佛祖对他的本能或者说本性的一种退让。并不像其他佛一样淡看众生,而是斗·战·胜,他是我的英雄。

匿名提问:

被问到“文アル里面推的角色”通常会怎样回答呢?

零丁以北 回答:

我原本是推中也的,然后我也不知道怎么稀里糊涂开始推芥川爸爸了,总觉得他看起来特别有父爱感,而且因为来得早,我的图书馆都是他带起来的,

插图 原文传送:http://tycmic.lofter.com/post/2d8955_118606f6

宝石国pa的朔君☆

牧羊人,白日梦的涂鸦。

梦的涂鸦

emmmm插图(*´∇`*)

哥特小镇

我是一个哥特小镇里某个人的助手。

这座小镇一直阴雨连绵,从没见过阳光。就像伦敦一样,不知何时开始这么想。

我的雇主住在一个圆柱形类似小型尖塔的房子里,内部非常狭窄。周围墙上放满了书,像一个小型的尖塔图书馆。中间是螺旋楼梯,通往顶层的阁楼,而雇主就一直在里面看书,几乎没出来过,我负责着房子的打扫以及她的饮食起居。整个房子的装潢都是欧洲中世纪的哥特设计,因为没有窗而显得房间愈发阴暗,但有很多蜡烛台可以点蜡烛。

印象中的雇主似乎是个哥特系的lo娘,实际我却并没见过她。

有一天突然来了很多人,带头的是一对哥特双子,身后跟着一群仆人,说是遗失了一份祖父留下的lo裙设计稿。

双子姐姐说稿件就在这...

   身体被空虚感充斥了,回过神的时候发现自己重要的东西都失去了,包括被自己掐死的一部分情感。开心的时候我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,悲伤的时候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。像在能够呼吸的水里,明明身体在不断下沉,明明水压压迫着心脏,却还不至于溺死,然而也无法浮上水面,只能眼睁睁地陷入绝望。最后一根稻草没有了,我放弃求救了。最终我也没有寻找到自己的真实,也不知道和你们日常相处中的哪一个我才是真的我。一旦否定了自己,就会对自己的认知变得越来越淡薄。
    真无趣啊,我。什么价值都无法产生的自己,到底有什么资格和你们一起呢。

我大概是个天生没什么财运的人。
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其实有点绝望,仿佛自己是个瘟神。自己工作过的单位,凡是自己待在那里的日子,销售状况和业绩必然会变得不好。也有种和我待在一起的人也无一例外会变得倒霉这种感觉。
还有些其他的事早就注意到了但是不敢说出口。
每每想到这里就会觉得自己是不是消失比较好。
唯一的庆幸大概就是自己没什么存在感,所以有这种糟糕的体质也不会被注意到。
太绝望了。

给 @浪漫灯笼 的《去游园地》画的插图><原文传送:http://tycmic.lofter.com/post/2d8955_112b5b54   我的图即是我的读后感。

我从来都是很记仇的。

 @浪漫灯笼 的《雪国物语》插图,原文传送:http://tycmic.lofter.com/post/2d8955_10b4ffed

这阵子攒的图,内含爱与苦恼的年鉴内插和黎明之前的guest图,还有些别的图

明目

在手机上有色差,本来想改,发现改了之后电脑上看又不满意,就改回来了

记事

最近过年杂七杂八的事太多,结果胃痛又犯了,失眠也时不时发生。

回顾自己的从前,不知道有什么样的感情。

悲痛不满怨恨自卑嫉妒绝望等等不好的情绪充斥着自己。

依旧没办法爱自己,以前没有,现在对自身留下的更加只是怨恨。

要是能更有价值一些能被人需要就好了,但现在仍旧一无是处。

啾啾在除夕死去了,我不是一个好饲主。

豆豆的身体也越来越差,不知道它能否活过今年。

还有那些,无法诉说,无法逃避,无法面对,无法解决,无法遗忘的烦恼。

心友曾和我说不要背负太多,世界上不幸的人有那么多啊,我只是沧海一粟。和真正不幸的人相比自己的经历根本微不足道,自己对身边人的帮助也微不足道,甚至感到很多时候很无...

和 @浪漫灯笼 一起产的粮!qwq阿月的脑洞一如既往的好吃XD要问我产粮最大的收获是什么,大概就是最近画芥川和朔君越来越熟练了x*´∀`)´∀`)*´∀`)*´∀`)【注:漫画P6直接用了游戏里的图】

最近摸的鱼……

两张还债图混更!

画了这个问卷差点被自己笑死,文炼超好玩大家都来玩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昨天出了朔!立马就画了一张!感谢夏目老师出了朔,感谢花袋出了镜花,今早夏目老师又出了一个芥川,但是我差太宰【x】

©零丁以北 / Powered by LOFTER